<code id="iv2sy"></code>

    1. 首頁 > 圖片故事 >

      唐山大地震后,他們12天修復2座橋
      2021-06-16 來源:中鐵大橋局集團

      查看原圖

        1976年7月28日深夜, 唐山發生了載入人類災難史的大地震。整座城市頃刻之間成為一片廢墟。復震、余震不斷,但恢復工作必須立即進行。

        當時,因地震而中斷的北京到東北的鐵路交通亟待恢復。如天津市塘沽區薊運河兩座大橋,強大的地震力使整個河堤受到巨大的擠壓,鋼粱將橋臺的胸墻刺穿,橋墩墩身被折斷,鋼梁掉落在河灘上。前期的修復只是將鋼梁頂起,用上千根枕搭成一個道木垛,臨時支撐住鋼梁,要恢復到震前水平,需要時間,也需要做大量艱苦的工作。

        鐵道部大橋工程局(中鐵大橋局前身)給當時在上海修建黃浦江一橋的四處第三工程隊發去命令:迅速準備,四日后攜帶人員、機械設備,趕赴天津市漢市區薊運河大橋工地,進行搶修橋梁工作。四處三隊的領導接到命令后,連夜組織了400人的搶修隊伍。與此同時,機械設備及相關的材料亦在準備裝車之中。

        當時的鐵道部系半軍事化管理,非常時期,一切工作按部隊的編制來進行。

        上海鐵路局調集兩個專列約140節車廂給搶險隊伍使用。四天后,即1976年9月15日夜晚,專列載著400名建橋戰士浩浩蕩蕩地向災區進發。沿途一路綠燈。大家每天的飲食均由沿途部隊供給,在車站站臺吃飯。日夜兼程,9月18日19時到達京山線薊運河大橋北岸。

        當天晚上,復震發生,大家都很緊張,但很快情緒就穩定了下來。

        薊運河大橋為北京通往東北的鐵路大通道的咽喉,設有上行和下行兩座橋梁,上游為下行橋,系日本侵華期間所修建;下游為上行橋,系30年代英國人所修建。兩座橋梁全系鋼板梁和鋼桁梁所組成。大地震之際,由于河床向內側產生巨大的水平推力,鋼梁刺破橋臺胸墻,掉落在河灘上。河中的墩身亦被剪斷,倒塌在河灘上。從斷裂的墩身截面中可以看出,墩身混凝土中未布設鋼筋,而且墩身斷裂處混凝土有很均勻的空隙(在那個年代,混凝土系人工用鋼釬插搗)。

        兩座大橋均無竣工資料,所以要制訂修復方案還得靠鉆探來索取資料。

        當時在工地負責指揮的是鐵道部基建總局的毛局長,他要求四處三隊在55天內修通這兩座橋梁。

        搶修分三個部分進行:修復折斷的橋墩;修復刺破胸墻的橋臺;對鋼梁按目前的橋墩平面位置進行適當的修改。

        修復被折斷的橋墩的方法為,在原有的墩身四周布設孔洞,用風槍鑿孔,風槍靠人肩扛開鉆,孔洞鑿成之后,立即用水泥沙漿埋入鋼筋錨鉤,待凝固后,就以其支托編扎鋼筋,安裝模板,澆筑混凝土,逐個修復橋墩。

        而鋼梁(鋼板梁、銅行梁)的支承點和原來的位置由于地震產生了變位,根據實際情況進行修改,就做一個新的支承點,使其安裝到橋墩的支座上。上述的一切工作均是按設計圖紙進行施工。

        因為是在非常時期,四處三隊的職工通過精細的分工,只要設計圖紙一到,就立即組織施工。從時間來說,不分白天黑夜,人員的工作時間也是根據工程的需要而定。哪個點需要就立即開工,直到做完一個工序,再交由下一個工序的人員去做。

        由于施工人員少,大家只能加班加點,夜以繼日地進行工作。領導干部也親臨現場指揮調度,并參加一些勞動。

        經過十二個日日夜夜的奮戰,兩座大橋終于修復通車了。

        在驗收方——天津鐵路分局試通行時,按規程規定,試驗列車要在橋上以各種速度來回進行,最后以每小時85公里的速度進行通過制動試驗。當試驗列車上橋時,接收方要求工程隊隊長黃云卿同時上火車頭,目的很明確:對于工程質量,承建人要用自己的生命來擔保。由于搶修施工期間,黃云卿隊長日夜操勞,未睡過一個安穩覺,人已經累病了。此時,黨委書記杜青斌挺身站出來說,“老黃累病了,試車的工作就由我來代替。”

        上級要求55天修通兩座大橋,四處三隊只用了12天,即將其修復通車,毛局長非常高興,送給作業隊一幅“特別能戰斗的工程隊”的錦旗,還專門安排了一趟專列,讓四處三隊全體職工去北京參觀。

        文字:鞠史錄

      相關圖集
      ?
      Copyright © 2007-2022 cnbridge.cn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  服務熱線:010-64708566 法律顧問:北京君致律師所 陳棟強
      ICP經營許可證100299號 京ICP備10020099號-1 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0311號
      黄色电影网址

      <code id="iv2sy"></code>